首 页| 新 闻| 玄 课| 玄 师| 玄 机| 玄 作| 玄 者| 摄 影| 电 视| 视 频| 玄 境| 西 玄| 玄 派| 大作| 购 物| 论 坛| 理事单位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玄 师 >> 玄学大师 >> 内容

孙膑-旷世玄学大师

时间:2013-11-2 11:09:5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孙 膑旷世玄学大师孙膑,(前379- 前314年七月)本名孙宾,字伯灵,中国战国时期军事家,兵家代表人物。汉族,齐国人,孙膑生于阿、鄄之间(今山东省阳谷县阿城镇、菏泽市鄄城县北一带)。是孙武之后著作《孙膑兵法》。孙膑曾与庞涓为同窗,因受庞涓迫害遭受膑刑,身体残疾,后在齐国使者的帮助下投奔...

旷世玄学大师

 

孙膑,(前379- 314年七月)本名孙宾,字伯灵,中国战国时期军事家,兵家代表人物。汉族,齐国人,孙膑生于阿、鄄之间(今山东省阳谷县阿城镇、菏泽市鄄城县北一带)。是孙武之后著作《孙膑兵法》。孙膑曾与庞涓为同窗,因受庞涓迫害遭受膑刑,身体残疾,后在齐国使者的帮助下投奔齐国,被齐威王任命为军师、辅佐齐国大将田忌两次击败庞涓,取得了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的胜利,奠定了齐国的霸业。

 

人物履历
孙膑(379- 314.08.28)本名孙宾,字伯灵,汉族,生于阿、鄄之间(今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人)。周代战国时期兵学家、纵横家,兵家实战派鼻祖、田氏齐国军师。
 
与庞涓曾同师从鬼谷子学习兵法,熟读《田穰苴兵法(司马兵法一百五十篇)》,鬼谷子见他为人诚恳正派,又是兵圣孙武的重孙(第四代后人),便授予他私藏多年的《孙武兵法(孙子兵法十三篇)》。孙膑认真学习后,才能远超过了庞涓。弃学下山的庞涓被魏惠王拜上将军,不忘亲自请师弟孙宾出山,但后见孙宾才能过人,又习得自己梦寐的《孙子兵法》,心生惶恐,于是用奸计,使他被处以膑刑。后被齐使淳于髡偷偷救走,由田忌好生招待。为不忘膑刑之仇,孙宾改名孙膑,后在田忌赛马时被引荐给齐威王,拜军师。桂陵之战,计擒庞涓,雪软禁之耻。马陵之战,计射庞涓,挫败魏军,报膑刑之仇。著作有《孙膑兵法十六篇》。1972,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中出土《孙膑兵法》残简,现藏于临沂金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,书计有一万一千余字。

 

军事思想

纵观《孙膑兵法十六篇》,是在继承孙武、吴起军事思想的基础上的新思想和延伸。孙膑在被齐威王问时,阐述战争是政治斗争工具的战争。

战在于势,兵贵神速其一,孙膑指出战争就是要争取发射弩矢的那一最有利的瞬间。在《强兵》篇,孙膑又进一步提出,要想强兵,当务之急在于"富国",明确揭示了战争对于经济的依赖,在理论上发展了孙武所提出的"因粮于敌,取用于国"的论题。
其二,孙膑指出作战就要打击敌人没有防备或防守薄弱之处。在《威王问》篇中:"必攻不守,兵之急者也",这个说法继承了孙武"攻而必取者,攻其所不守也"的思想。意思是攻打正面强大之敌,不如迂回到敌人虚弱的后方,迫使敌人退兵或分兵,然后寻找机会,消灭敌人。
战得于阵,人贵为本
其三,孙膑指出对战应有对敌之阵法。孙膑在《官一》篇,指出十几种阵法,如:索阵,用来进剿敌人;囚逆阵,用来疲惫敌人;危阵,严兵以临敌;云阵,以弓弩与敌对射;羸阵,围困敌人;阖燧阵,用来消灭敌军前锋;皮傅阵,用来强攻救援;错行阵,声张军威;刲阵,攻击高陵之敌;雁行阵,适合摆在蜿蜒曲折而多荆棘的路上;锥行之阵,适于火烧敌人的辎重粮草及接应的战车,等。锋有后,皆待令而动。斗一守二,以一侵敌,以二收。这就是说,用八阵作战,把军队分为主力、先锋、后续三支部队。作战时只以三分之一的兵力接敌,而以其它三分之二作为机动兵力蓄劲待敌。如果敌人弱而乱,就用精锐的部队击溃它;如果敌人强而严整,就用老弱士卒去引诱它,待它兵力分散以后,再行进攻。
其四,孙膑指出争战离不开人的作用。在《见威王》篇中,提出选拔一批勇武的战士做选卒,以他们为冲锋陷阵的主力。他认为,具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,国家才会"战胜而强兵,故天下服矣"。在《月战》篇中:"间于天地之间,莫贵于人",在人不被当做人看待的专制时代,孙膑能指出人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,无疑是进步的。

 

人生辉煌幼年

孙宾是齐国人,四岁丧母,九岁丧父,从小跟随叔父孙乔。孙乔是齐康公的大臣,齐康公被田太公驱逐后,孙乔等旧臣也被驱除,孙宾在逃难中与叔父离散。

求学

庞涓与孙宾,儿时学艺相识,情同手足。共拜鬼谷子为师学习兵法,与苏秦、张仪、毛遂、甘茂、司马错同为师兄弟。庞涓成名心切,学业未成,听闻魏惠王招纳贤士,决定下山回国应招,建立功业,临行前,许诺日后一旦顺利,立马向魏王举荐孙宾。孙宾自然深表谢意,嘱咐他多加保重,两人洒泪告别。

鬼谷子见他为人诚恳正派,又是兵圣孙武的重孙,便密授予他私藏多年的《孙子兵法十三篇》。孙膑记忆超群、勤学好问,才能远超过了庞涓。战国著名思想家墨子与鬼谷子是好朋友,他从魏国到鬼谷游玩,见孙宾才智出众,就向魏惠王推荐孙宾。这时,庞涓已是魏国上将军,早忘了举荐孙宾一事。经墨子一说,魏惠王一问,庞涓只得亲赴鬼谷请师弟出山。

出山

功成名就后庞涓回到鬼谷,请师弟出山,两人信誓旦旦要共享富贵。只有深谙两人性情的师傅鬼谷子对此深深不以为然。

鬼谷子见孙宾去意已定,为孙宾占卜,让其摘一朵花来。当时已是九月时节,孙宾顺手把花瓶中的黄菊花拿给师傅,鬼谷子解释道“ 此花已被残折,不为完好,但它耐寒,经得起霜打风吹,而没有大碍。你把菊花重放回瓶里,说明你最终还要服务于你的母国齐,花为瓶花,是被人惜爱的,你虽有一时的磨难,但你必定功成名就”。

孙庞斗智

孙宾到魏都安浥后,庞涓以宾客之礼相待,派美女照顾孙宾。

庞涓率魏国大军在方城与楚国军队相持不下。孙宾引用《孙子兵法》献“上屋抽梯”之计,使庞涓大败楚军。[4]魏惠王志在统一三晋之地,令庞涓出征韩国,秦国陈渠伺机大兵压境魏国。孙宾临危不乱,以疑兵之计吓退来犯秦兵,赢得魏国君臣一片赞赏。劳师征韩,匆忙赶回救援的庞涓却被冷落一旁。

笑里藏刀 

庞涓嫉妒孙宾的才能,恐将军之位被孙宾取代,但碍于是师兄弟,表面上笑脸相迎。为达到目的,庞涓利用孙宾的思亲心情,设下圈套,陷害孙宾。不久,孙宾接到齐国的家书,念亲心切的孙宾在庞涓的怂恿下向魏王告假,魏惠王听信谗言,以叛国罪将孙宾打入死牢。行刑之际,庞涓出面为孙宾说情,魏王传旨免除孙宾死罪,处以膑刑。庞涓将受伤的孙宾接回家中,请来最好的医师为他医腿,并继续派美女照看孙宾,孙宾十分感激,许诺将所记得的《孙武兵法(孙子兵法十三篇)》为庞涓书写下来。留住性命却失去双腿的孙宾由此落入了庞涓的掌心。

 

佯狂脱祸
一个照顾孙膑起居的小男孩被孙宾的精神所感动,早就看穿了庞涓的伎俩,便对庞涓一贴身卫士讲,是否求庞将军让孙先生休息几天,那个卫士道,你知道什么!只等孙膑写完兵书,就要饿死他呢!还让他休息?” 为帮助孙宾,他偷偷将庞涓陷害孙宾的事实悄悄告诉孙宾。
孙宾面对死亡,但无计可施,情急中想到下山时鬼谷子送给他的锦囊。原来此如!原来如此啊!原来锦囊中仅书两字,装疯,他将已抄录的兵法全部烧掉。庞涓不相信孙宾真疯,多次试探,都没看出破绽。庞涓还是放心不下。期望孙宾不是真疯,好继续为他写出《孙子兵法》,派人向孙宾倾吐谈心,孙宾无动于衷,仍疯疯癫癫,送饭的人拿来吃的,他竟连碗带饭扔出好远。庞涓万分无奈,便叫人把他扔到猪圈去,孙膑披头散发地倒在猪圈里,弄得满身是猪粪,甚至把粪塞到嘴里大嚼起来。暗中监视孙宾的庞涓因此也信以为真了。

 

金蝉脱壳

小男孩知孙宾是装疯。在孙宾教唆下小男孩找人来到孙宾的故国齐国,找到齐国将军田忌,将孙宾的遭遇告诉了田忌,请田忌设法解救。田忌不信孙宾其才,淳于髡决定到魏国一试孙宾,然后见机行事。淳于髡来到魏国,私下买通看护孙宾的卫兵,在小男孩的安排下与孙宾见面。一番交谈,孙宾叹自己空有世上无双的《孙子兵法》,却无用武之机,辜负了祖先和老师的厚望。淳于髡方知孙宾真有其才。于是用孙宾之计,让自己的仆从装扮成蓬头垢面的孙宾醉卧猪栏,孙宾乘机躲入淳于髡的马车逃离魏国。

 

李代桃僵

数天后,魏国人在都城河边发现了孙宾的衣服,误以为孙宾已死,庞涓有些懊悔。回齐国后,孙宾为了不得罪魏国,暂时隐住在田忌家中。田忌派家臣仆人照顾孙宾,为不忘膑刑之仇,孙宾改名孙膑。田忌爱马,常和齐威王赛马,每赛必负。孙膑告诉田忌,采用"策对"之计,说:舍弃一匹马,便可换取全局的胜利。将军用的下等马对大王的上等马,用上等马对大王的中等马,用中等马对大王的下等马,舍弃下等马,一败两胜,而胜全局。若大王追究起来,将军当见机行事。田忌听从了意见,下重赌和齐王赛马,果然获胜。齐威王纳闷,田忌顺水推舟举荐孙膑计谋,令齐王敬重。

齐威王见孙膑双腿残疾,当孙膑陈述自己对战争的观点时,齐威王问:依你之见,不用武力能不能使天下归服呢?孙膑果断地回答说:这不可能,只有打胜了,天下才会归服。然后,他列举黄帝打蚩尤,尧帝伐共工,舜帝征三苗,以及武王伐纣等事实,说明以战求统一的必要。这一番深刻的分析,使齐威王大受震动。再询问兵法,孙膑更是滔滔不绝,对答如流。齐威王感到孙膑其人确实不简单,从此以先生相称。

 

围魏救赵

庞涓为报中山之仇,带重兵进攻赵国,赵国危在旦夕。便向齐国求救,田忌主张救赵,相国邹忌等人惧怕魏国,坚决反对。齐威王力排众议,发兵8万救赵,欲封孙膑为大将,孙膑辞谢说:我腿有残疾,若我为大将军,恐受天下人耻笑,况我初回齐国,毫无建树难以服众,还是请田忌为大将军为好!齐威王于是封孙膑为军师。

田忌听从孙膑的计策,不去赵国,而直逼魏国。田忌的堂弟田国以为孙膑怕死,怂恿数名将军不听孙膑之令,定要前往赵国和魏军一决高低。孙膑好言相劝,田国等人不从。孙膑按军法斩杀田国手下一个有功之将,田国等人在军法的威慑下,领军向魏都安浥挺进,魏国告急,庞涓只好从赵国撤军。回军途中,庞涓和齐军相遇,孙膑重创庞涓。庞涓方知孙膑没死,田国等人此后对孙膑口服心服。

 

擒贼擒王

庞涓为报复齐国,纠集楚、韩、燕三国讨伐齐国,扬言若齐国不交出孙膑,便毁灭齐国。邹忌等人也推波助澜主张交出孙膑以解齐国之难,齐威王为齐国安危,答应了庞涓的条件。田忌、田国劝孙膑逃走,另择明主。孙膑胸有成竹,说他可兵不血刃,使庞涓撤兵。盟坛上,四国上将商谈退兵和好之事,庞涓坚持必须得到孙膑,才可退兵。装扮成齐国将军的武士春押着孙膑来到坛下,庞涓上前辨认孙膑,冷不防被齐国武士用剑逼喉,周围的魏国士兵怕庞涓被杀,不敢上前。庞涓无奈,只好答应退兵。

 

以逸待劳

楚、韩、燕三国军队退去后。庞涓也只好撤军。回军的路上庞涓越想越气,又带军杀回。魏军的突返,使齐国措手不及。齐威王命田忌和孙膑带兵抗敌。虽然楚、韩、燕三国的军队已经返回,齐军和魏军相比还是敌强我弱,孙膑令全军守而不出。庞涓为激孙膑出营作战,命魏国士兵在营外高声漫骂。孙膑仍按兵不动。田国气愤不过,要求出兵,没想到孙膑竟然同意。田国率精干之兵不断袭击敌人,使魏军更加疲惫。庞涓只好撤军,孙膑乘机出兵,挫退魏军,活捉庞涓,一雪软禁之耻。

齐威王见救赵目的达到,魏军主力又并未受损,下令放庞涓回魏。

 

无中生有

庞涓回到魏国后,又气又恨,欲杀孙宾。招门客支招用计让孙膑和田忌失去兵权,然后再兵压齐国迫使交出孙宾。庞涓派门客公孙阅投奔在齐国相国邹忌门下,向邹忌讲述田忌得势的利害。邹忌本来就嫉妒田忌的功劳,便向齐王进谗言,诬陷田忌和孙膑,齐王不信。公孙阅告诉邹忌,无中可以生有,多说几次,齐王就会相信。公孙阅冒充田忌的门人带重金请占卜者为其占卜,所问乃谋王权之事。邹忌将此事禀告齐王,齐王终于相信了邹忌的谗言。

 

借刀杀人

齐威王派人监视田忌,孙膑告诉田忌,只有交出兵权才可免去杀身之祸。田忌听从孙膑的计策,主动交出兵权,齐威王打消斩杀田忌的念头。

门客劝邹忌斩草除根,邹忌说在齐国难以得手。公孙阅让邹忌"借刀杀人"。邹忌向齐威王建议与楚国建立联盟,共同对付魏国,并提议让田忌和孙膑出使楚国。齐王担心二人一去不回,邹忌说他们如果不回,就灭其九族。邹忌随后派心腹赶往楚国,密报田、孙到楚国是为了探查虚实。孙膑和田忌一路上几遇危险,幸有武士暗中保护,才化险为夷,到达楚国。楚国为了对付魏国,要留往田忌孙膑,并许以高官厚禄,田忌和孙膑执意要走,楚王一怒之下将二人困在楚国。

 

趁火打劫

庞涓听闻孙膑被困在楚国,带着珍宝亲自出使楚国,将珍宝献给喜爱珍宝胜于自己生命的楚王,还答应将占据楚国的城邑还给楚王,以换取孙膑。楚说可以考虑庞涓的建议。楚王要挟孙膑,说他如果不答应留在楚国,就把他交给庞涓。孙膑告诉楚王,庞涓要的不是他,是《孙子兵法》,有了《孙子兵法》,魏国就会称霸。孙膑答应为楚王抄录一套《孙子兵法》,楚王同意先放田忌回国。田忌暗中收买众多敢死之士,欲救孙膑。庞涓得知孙膑答应为楚王抄录兵法,进见楚王,说他知道兵法的一些内容,为防止孙膑抄录假兵书欺骗楚王,他可以为楚王监视孙膑,条件是他再把兵书抄录一遍带回魏国。楚王答应了他的要求。

 

瞒天过海

庞涓又见到孙膑,说他即使给楚王抄录了兵法,楚王还是不会放过他,不如为他抄写一部兵法,他可以帮助孙膑逃离楚国。孙膑将计就计答应庞涓的要求。按照庞涓和孙膑约定的计策,庞涓先离开楚国。庞涓走后,孙膑拜见楚王,说兵法乃兵圣之作,必须找一类似鬼谷的山谷抄写,才可不辱圣灵,否则将受到上天惩罚。楚人一向宠信鬼神,楚王答应了孙膑的要求。孙膑选择了靠近楚魏边境的一条山谷,假意不敢前往。楚王得兵法心切,派军队保护孙膑。庞涓带兵秘密袭击孙膑所在的山谷,意欲劫持孙膑。孙膑乘庞涓与楚军混战之机,在武士的保护下,逃离楚国。

 

偷梁换柱

孙膑的逃离使庞涓十分恼怒,他来到楚国,一番口舌,使楚王相信了他的谎言。楚王派使者来到齐国,污蔑孙膑偷走了楚国的国宝,要孙膑将国宝送回楚国,否则楚国将与魏国一同向齐国问罪。齐威王明知孙膑不是鸡鸣狗盗之徒。但迫于楚国的威胁,再加对田忌的猜疑,命令孙膑亲自到楚国向楚王说明。孙膑为了田忌将军一家人的性命,打算再次动身去楚国,田忌、田国极力阻止孙膑前往楚国。孙宾用偷梁换柱之计,命人装扮成自己,带着一批希世珍宝前往楚都。孙膑乘机带着田忌的信,随田国经楚国前往到韩国去找申大夫。

 

假道伐虢

孙膑来到韩国申大夫家,申大夫要将他引见给韩王,孙膑不愿让自己来到韩国的消息传到魏国,因此不愿去见韩王。申大夫还是将孙膑来到韩国的事告诉了韩王,韩王立即召见孙膑,拜孙膑为军师。庞涓得知孙膑在韩国,故作不知,派使者来到韩国,邀请韩国在成周会盟,对付共同的敌人秦国,请韩王允许魏国参加盟会的人路经韩国成皋。孙膑向韩王进言,说魏国肯定另有所图,并向他讲了当年晋献公假道伐虢的故事。韩王只答应盟会,未答应借路。盟会之时,魏王假作劳累过度,旧病复发,庞涓再次提出借路韩国的北方重镇成皋,从近路回国。韩王以为盟约以定,魏国不会与之为敌,答应了庞涓了请求。庞涓回国途中,乘韩国不备,突然占领了成皋。然后向韩王提出:以成皋换孙膑。

 

声东击西

成皋是韩国北方的屏障,成皋失陷,韩国上下一片慌乱。韩国不少大夫主张用孙膑换回成皋,韩王也打算把孙膑交给魏国。申大夫坚决反对,他说只要孙膑在韩国,成皋就不愁不能夺回,而且魏国也不敢小视韩国。身为大将军的韩国太子也反对交出孙膑,认为如此将是韩国的羞辱。韩王改变主意,命太子和孙膑带兵夺回成皋。韩国的军队没有进攻成皋,而是直逼魏国的重镇中牟。庞涓估计孙膑会象当年围魏救赵一样故计重演,并未回兵中牟,而是率主力直逼韩国国都。韩王立刻命太子和孙膑回军。孙膑让太子率大军明为回国救急,实为虚晃一枪,他与田国率领一支精干轻装军队,夜奔成皋,乘敌不备,夺回了成皋。

 

空城计

庞涓在韩都城外准备与孙膑一决胜负,可发现韩军营中没有孙膑,他意识到孙膑肯定是去了成皋,立刻率大军悄悄返回成皋。孙膑夺取成皋后,为长期坚守成皋,派军队到城外征粮,未曾想庞涓先头轻装军队已经逼近成皋。孙膑处乱不惊,命城外征粮军队立刻集结,然后大开城门,装做毫无戒备。

魏国费将军带先头魏军来到成皋城外,见城门大开,不由疑惑,不敢进兵。后又发现城内街旁有隐蔽的士兵,城外林中也有韩国士兵,怕中孙膑的埋伏,急忙率军后撤数十里。城外征粮韩军得以回城。庞涓大军赶到,将成皋团团围住。田国回韩都请兵,许多韩国大夫不愿因孙膑与魏国交战,再次提出用孙膑换成皋。韩王犹豫再三,命太子和申大夫率韩国大军前往成皋,但为留后手,不准他们与庞涓交战。

 

反间计

太子大军来到成皋三十里外安营扎寨。孙膑见太子迟迟按兵不动,派人来到太子营中,问太子为何不出兵。太子推说庞涓围而不攻,他必须谨慎行事,以免中计。成皋城内缺粮,韩国守城的军队不免人心浮动。庞涓派入成皋的奸细随波逐流乘机挑唆守城百姓哄抢粮库,一声内乱迫在眉婕。幸亏孙膑带兵及时赶到,制止了内乱,领头抢粮的百姓被扣押。孙膑告诉百姓,他让将军扣发粮食,逼他们抢粮,造成城中没粮的假象,这样庞涓继续围而不攻,以便有足够的时间等待秦国援军的到来。百姓将孙膑的话告诉奸细,奸细尚存疑惑。孙膑再布迷阵,使奸细相信城中确实有粮。奸细逃离成皋,将成中内情报告庞涓,庞涓决定攻城。

 

树上开花

对于孙武"我专而敌分"、以寡敌众的战术原则,孙膑也有创造性的发展。韩国军队依照孙膑"树上开花"之计,虚张声势,引诱迷惑敌人,庞涓错误的以为,韩军主攻方向在韩国太子一路,率主力迎击太子,敌人兵力分散,结果申大夫率韩军主力突破魏军包围,将粮食和援军送进成皋。太子不听劝告,违背孙膑之意,被宠涓大军围困在城西。孙膑再用"树上开花"之计,造成大军进城的假象。庞涓估计孙膑将从成皋西门突袭庞涓,调集大军埋伏在城西。谁知孙膑大军从魏军包围圈的另一方向突破,救出韩太子及所率将士。

 

抛砖引玉

庞涓率大军在外,不敢久战,意欲与韩军一战决胜负。但孙膑固守不出,意在将庞涓拖垮。庞涓派士兵四处抢粮,杀戮韩国百姓,引诱韩军出动。部分韩国士兵不听军令,私自出击,被魏军所杀。庞涓将韩国士兵的尸体堆在韩军大营前,韩国士兵被击怒,拥入孙膑帐内,威胁孙膑,若再不出战,将杀死孙膑。孙膑用兵法说服众士兵,士兵决意按孙膑之计行事。庞涓继续抢粮,韩军出兵,打了就撤,在回撤之时。部分将士出而不返,秘密潜伏于西山。十数天后,潜伏于西山的韩军已达数万人,孙膑命出击的军队将魏军引入西山,将其歼灭。西山之战魏军被重创,庞涓知再战也无利可图,只好打道回国。

 

暗渡陈仓

齐威王临终前悔恨错待田忌和孙膑,他恳请田忌重掌兵权,还嘱咐一定要请回孙膑。

孙膑知韩王不会放自己回国,庞涓也将在路上派兵截杀,凭自己的力量,难以安全回国。孙膑请韩王把他当做韩国人,按照他的功绩,给他一富庶的城邑做为封地,这座城邑就是魏国的上党。韩王早就想得到上党,若夺取上党,就将上党赐于孙膑。孙膑率军队前往上党,庞涓派兵在上党的必经之要道长山拦住孙膑的军队。孙膑假意准备进攻长山,暗中派人寻小路轻装奔袭上党。孙膑攻克毫无防备上党后,又离开上党,前往赵国,既摆脱了韩王的控制,又躲开了庞涓截杀。

 

连环计

孙膑决定先除掉公孙阅,然后迫邹忌就范。孙膑见邹忌,称赞他开始辅佐齐威王时是如何贤德,捧他为齐国栋梁,告诉他门客公孙阅是魏国奸细,要他相助除去公孙阅,邹忌信了孙膑之言。邹忌向齐宣王引荐公孙阅,公孙阅在齐王面前诬陷孙膑,齐王将信将疑,向邹忌询问孙膑的事,邹忌却总说孙膑的好话。齐王对公孙阅失去信任。邹忌借此劝公孙阅废除齐宣王,两人商定,公孙阅派人与庞涓联系,里应外合立宣王弟田郊师为君。公孙阅让心腹带秘信前往魏国,心腹被埋伏在城外的田国抓获,公孙阅知道上当,自杀身亡。邹忌想要回秘信,因为上面有他的名字。田国不给,说只有邹忌不再挑唆田忌,他才交还秘信,邹忌此时才明白中了孙膑的连环计,只好同意。

 

远交近攻

大夫纷纷进言,请齐宣王收复魏国占领的城池,齐宣王命田忌和孙膑带兵夺回那几座城池,活捉郊师。孙膑不同意急于用兵,因为齐国经过内乱,国力不足,军力不强,强行夺回城池,不是魏军的对手,不如采取合纵之计,联络赵、韩、楚、秦四国,共同抵制魏国,然后待机行事。庞涓为对付孙膑的伐交,也积极开展外交,并说服魏王将魏国太子送到韩国做人质,韩王表面答应不出兵帮助齐国,但心中另有打算。秦国出兵攻打魏国,庞涓率魏国大军迎击秦军,孙膑乘机夺回了魏占领的城池,但是却没有抓获公子郊师。

 

打草惊蛇

郊师躲在魏国边城,时常带领手下人搔扰齐国,他还招蓦死士,准备卷土重来。郊师手下死士曹扬,夜入王宫,刺伤了齐王,多亏王后钟离春相救,才保住了齐王的性命。被钟离春刺伤的曹扬逃入太后寝宫。曹扬一日不除,齐王一日不得安睡。齐王命田忌立即抓获曹扬,田忌手下查遍全城,也不见曹扬的踪影。钟离春怀疑曹扬藏在太后宫内。太后卫姬是齐宣王和郊师的母亲,不便强行进宫捉人。钟离春采用孙膑打草惊蛇之计,对太后说,有人曾看到曹扬躲入太后宫中,意欲搜查。太后否认,大闹一场。曹扬的确藏在太后宫中,听说此事后,怕钟离春真的搜查太后住处,逃出后宫,被埋伏在宫外的钟离春抓获。

 

调虎离山

郊师不除,终为祸患。田忌打算率军进攻魏国。孙膑去找邹忌让他将功补过。邹忌答应了孙膑的要求。邹忌来到魏国边城,告诉郊师,齐王的伤势越来越重,不久将入祖庙,田忌、孙膑正在物色继位者。他联络了一些先王手下的老臣,意欲拥戴郊师回国执政。郊师闻此十分高兴,齐宣王故作不久人世的样子,太后将此情告诉了郊师。公子郊师悄悄回到齐都,被钟离春活捉,方知上当。

 

欲擒故纵

齐宣王将郊师囚禁。郊师绝食,太后威胁齐王,就进牢狱陪伴郊师,使世人指责齐宣王不孝,齐宣王不愿担不孝之名,只得答应了太后的请求。郊师获释后,野心不死,重新联络死党,企图卷土重来。孙膑有意放纵不问。公子手下的刺客,刺杀孙膑未遂,孙膑和田忌借此离开临淄。郊师认为时机可乘,纠集死党偷袭王宫。王宫早有所备,田国率军队,消灭了公子郊师的叛党,郊师也因意图谋反罪而被齐宣王判处死刑,死后尸体被安置于燕国荒山。

 

关门捉贼

齐军准备攻城,驻守魏国的军队前来增援马陵,魏国将军告诉假郊师,他已派人禀报庞涓,庞涓将率大军前往马陵。田忌受宣王之命,准备攻城,孙膑对田忌道:强攻必然增加齐军伤亡,如果攻城不下,魏国后续援军到达,后果不堪设想。不如乘魏国边城空虚,占领魏国边城,再以小利变大利。田国带着化装成魏军的齐军出现在魏国边城,喊开城门,杀进城内。

魏国将军得知边城失守,连忙撤离马陵,回军魏国边城。田国悄悄占领马陵。孙膑率军在途中截住魏军,魏军急忙返回马陵。田国率兵将魏军诱进城内,关门捉贼,全歼魏军。

 

苦肉计

庞涓大军赶到边城,齐军已经撤离。庞涓决定先教训韩国,以报韩国在魏秦大战时, 不按约出兵之仇,同时打算借此引诱齐国出兵,在魏国境内打败孙膑。此时魏国的太子申还在韩国做人质,魏王不同意进攻韩国。庞涓派人告诉太子申,说他母亲有病,请他回来看望。韩王不打算放太子申回国。太子申见不能回国,整日和女乐混在一起。魏王听从庞涓的计策,指责太子申不孝,庞葱带人到韩国捉拿太子申。韩王仍不放太子申,庞葱假托奉魏王之命杀太子申,韩王见此,只好放回太子申。庞涓随即与太子申率魏国大军进攻韩国。

 

隔岸观火

齐宣王派田忌和孙膑带兵救韩,孙膑不同意立即出兵,他说魏军强大,又将在魏国境内作战,胜负难定。不如先隔岸观火,待魏韩两军队打的筋疲力尽时,再出兵救韩。田忌派门客到韩国把齐国出兵的消息告诉韩王。使者在韩都城外被魏兵所擒,庞涓要他向韩国军队喊话,说齐国不肯救韩,使者一口答应。当使者来到韩都城下时,却告诉韩军孙膑亲领齐国大军不日就到。魏将一怒之下,当场杀死齐国使者。韩国得知孙膑率领的齐军将到,举国上下一片振奋,拼命抗敌,魏韩两国的军队一时相持不下。

 

减灶计

魏韩两军打的筋疲力尽时,齐军杀向魏国国都。庞涓率大军回国,迎击齐军。孙膑不与庞涓正面作战,因为魏军虽是疲惫之师,但齐军深入魏国腹地,不利之处更多,装成害怕的样子向齐国撤退。齐军后撤第一天,埋没做饭的军灶十万,然后一天天减少。追赶齐军的庞涓不知是计,以为齐军惧怕魏军,逃兵数量众多,于是带精兵日夜兼程追赶孙膑,结果在马陵道中了孙膑的埋伏。齐军万箭齐发,士军的鲜血染红了天边的夕阳,战后一片死寂,庞涓无路可逃,身中数箭,自杀身亡。孙膑运用非凡的才智,报了膑刑之仇。但他身影还留在那里,绝望的想找回那早已被深深埋葬的友情。

 

才智

田忌赛马,李代桃僵

田忌很欣赏孙膑才能,也同情孙膑的遭遇,以宾客之礼相待。当时,在齐国的王室贵族之中,流行一种赛马游戏。田忌与齐威王赛马时胜少负多。孙膑在场观察了多次后,给田忌出了个主意,让田忌用下等马对齐王的上等马,用上等马对中等马,用中等马对下等马,舍一胜二,而全局胜,赢得千金赌注。这就是“田忌赛马”的故事。这揭示军事上一条重要规律:着眼全局,舍弃局部,出奇制胜。孙膑在“田忌赛马”故事中所采用的方法,被视为“策对论”的最早运用。

桂陵之战,以逸待劳

公元前354年,魏将军庞涓发兵8万,以突袭的办法将赵国的都城邯郸包围。赵国抵挡不住,意派使者向齐国求救。齐威王欲派拜田忌为大将,孙膑为军师,率军8万,前往救赵。大军既出,田忌欲直奔邯郸,速解赵国之围。孙膑不赞成这种硬碰硬的战法,提出应趁魏国国内兵力空虚之机,发兵直取魏都安浥,迫使魏军奔赵回救。这一战略思想,将避免齐军长途奔袭的疲劳,而致魏军于奔波被动之中,立即为田忌采纳,率领齐军杀往安浥。

魏军好不容易将邯郸攻陷,却传来齐军压境,魏都城大梁告急的消息。庞涓顾不得休整部队,除留少数兵力防守邯郸外,忙率大军驰援安浥。没料到,行至桂陵陷入齐军包围。魏军长期劳顿奔波,士卒疲惫不堪,哪还顶得住以逸待劳的齐军?魏军溃不成军,庞涓也被活捉。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围魏救赵”。孙膑发挥了孙武"攻其所必救"的军事原则,把这一原则与"批亢虚""示之疑""示之不知事"等巧妙结合起来,取得了桂陵之战的胜利。

 

马陵之战,隔岸观火
桂陵之战10多年后,即公元前342年,庞涓又带领10万大军、1000辆兵车,分3路进攻韩国。小小的韩国抵挡不住庞涓的进攻,一时形势危急,遂接连派出使臣,向齐国求救。齐威王召集群臣商讨对策,有主张坐山观虎斗的,有主张发兵救援的,相互争执不下。孙膑一直没有说话。齐威王见状便说:先生是不是认为这两种意见都不对啊?孙膑点头说:是的。我以为,魏国以强凌弱,如果韩被攻陷,肯定对齐国不利,因此我不赞成见死不救的主张。但是,魏国现在锐气正盛。如果我们匆忙出兵,岂不是要代替韩军承受最初的打击?齐威王说:那么,依先生的意见怎么办好?孙膑说:我看可以先答应韩国的请求。他们知道我们能出兵救它,必然全力抗击入侵的魏军;而魏军经过激烈拼杀,人力物力也会大大消耗。到那个时候我们再发兵前去,攻击疲惫不堪的魏军,拯救危难之中的韩国,就可以用力少而见功多,取胜易而受益大,不知陛下以为如何?一年后,当魏韩两军交战更为激烈,双方实力已大大削弱的时候,齐军出战。
齐军长驱直入逼近魏都安浥。当孙膑得知庞涓回师都城的禀报,便对田忌说:魏军一向自恃骁勇,现急于同我军决战。我们要抓住这个心理,诱使他们上当。田忌说:军师的意思是……”孙膑接口道:我们可以装出胆小怯战的样子,用减灶的办法诱敌尾随。当庞涓日夜兼程赶回魏国,齐军向齐国撤退,庞涓挥师紧紧追赶不放。头一天,见齐军营地有10万军灶;第二天,还剩5万军灶;到第三天,只剩3万军灶。庞涓见状得意地说道:我早知道齐国的士兵都是胆小鬼,如今不到三天就逃跑了大半!于是,传下将令:轻骑前进,追歼齐军,擒杀孙膑。
齐军撤至马陵道,孙膑对众人说:庞涓的末日到了!。马陵道处于两座高山之间,树多林密,山势险要。孙膑传令:就地伐树,将小路堵塞;另挑选路旁的一棵大树,刮去一段树皮, 在树干上面写道:庞涓死于此树之下!几个大字。随后,命令1万弓箭手埋伏在两边密林中,吩咐他们夜里只要看见树干旁出现火光,就放箭。说话间已到傍晚,庞涓率领的魏军果然追到马陵道。朦胧间他见路旁有一大树,白茬上隐约有字,遂命人点起火把,大吃一惊,埋伏山林中的齐军,万箭齐发,猝不及防的魏军死伤无数,乱成一团。庞涓身中数箭,拔剑自杀。齐军乘胜反追,将魏军的后续部队击溃,俘虏了魏太子申。
从此孙膑名声大噪。马陵兵败,庞涓被杀后,魏惠王将国都从安浥迁至大梁,此后魏国霸主衰落。

 

兵众我寡,走为上策

马陵之战结束不久,孙膑向齐宣王辞官远游。邹忌谋划与田忌争权,孙膑建议田忌率军回临淄驱逐邹忌,说:“若是,则齐君可正,成侯邹忌可走。不然,将军不得入于齐矣。”孙膑此言,实是要田忌举兵“清君侧”。与其成为邹忌案板上的肉,不如孤注一掷,与邹忌一决高低,这样,倒还可能死中求生、反败为胜。

田忌依孙膑之言,率兵攻打临淄。但邹忌也不是等闲之辈,早已作好了守城准备,田忌攻城不胜,眼见各地勤王之兵大集,只好弃军逃亡到了楚国。

辞官隐居后的孙膑开始著书和教学,结合理论与实践,整理出《孙膑兵法十六篇》传世。

 

人物影响

故里鄄城
《史记·孙子吴起列传》中,司马迁只是说:膑生阿、鄄之间。阿邑古城在今山东省阳县正北15km处,两地相距约75公里处。
学术界曾召开孙膑故里研讨会,确定孙膑故里在今鄄城县红船镇孙老家一带。孙老家村在山东省西南部,距古鄄邑城东北约33km处,孙氏家族聚有700多户3000余人,村落东西走向,有二华里。为此,新华社发布了孙膑故里被确认的消息。
孙膑墓地
孙膑墓位于肥城市孙伯镇东坞村海拔340m的云蒙山,四周划林地600㎡,围以1m高青砖花墙,内植翠柏,并有鄄城县人民政府所立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一栋。
据传战国时期,汶阳田为齐鲁必争之地,时局动荡,战事不断,民不聊生。穷苦出身、彪悍勇猛的袁达、柳木兄弟二人趁机揭竿而起,在齐鲁边界蝎子城占山为王。孙膑向齐威王建议,欲劝其投降,收其为徒。但见此山九蝎摆尾黑风口,二虎把门守山关,地势险要,不宜强攻。孙膑决定围而不攻,并将前面东虎山、西虎山改叫东坞山、西坞山;正南的东广山改叫鸡山,取鸡降蝎子之意。待到冬天,城内缺粮少草,士气低落时,孙膑在鸡鸣山指挥大军,一鼓作气,攻下城池,活捉了袁达、柳木两位英雄好汉,收为弟子,教授兵法,征战沙场。后来孙膑辞官隐居,病逝后,袁、柳二人将其厚葬于东坞村,后建孙伯陵。

 

孙膑旅游
坐落在菏泽市鄄城县东北20km处的宋楼乡境内,是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,台湾佛教界人士募资兴建,
鄄城县人民政府协助建设的大型旅游景区,该景区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,整个景区划分为三大区域:孙膑纪念区、佛教文化区、园林游览区。(五大板块:孙膑景区中的孙膑军事文化、园林景区中的植杯文化、佛教景区中的佛家文化,以及中国历史上的唯一的兄弟合葬墓——羊左全交墓和荆轲庙。) 孙膑纪念区有孙膑纪念馆、孙膑墓、佛塔、孙膑书院;园林游览区包括林荫道、公园、圆融湖、别墅区、花卉盆景区、文化娱苑、驿城宾馆等;佛教文化区的主要建筑有放生池、天王殿、圆通殿、药师殿、大雄宝殿、文殊殿、钟楼、廊、庑、法堂、斋堂等组成。整个旅游城内遍植各种树木花草,有山、有水、有塔、有湖、有林,是休闲避暑、观光旅游、览胜游乐的良好去处,成为我国北方继泰山、三孔之后又一旅游观光胜地,景区占地999亩地。

 

个人列传
孙武既死,后百余岁有孙膑。膑生阿鄄之间,膑亦孙武之后世子孙也。孙膑尝与庞涓俱学兵法。庞涓既事魏,得为惠王将军,而自以为能不及孙膑,乃阴使召孙膑。膑至,庞涓恐其贤於己,疾之,则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,欲隐勿见。齐使者如魏,孙膑以刑徒阴见,说齐使。齐使以为奇,窃载与之齐。齐将田忌善而客待之。忌数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。孙子见其马足不甚相远,马有上、中、下、辈。于是孙子谓田忌曰:君弟重射,臣能令君胜。田忌信然之,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。及临质,孙子曰: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,取君上驷与彼中驷,取君中驷与彼下驷。既驰三辈毕,而田忌一不胜而再胜,卒得王千金。于是忌进孙子于威王。威王问兵法,遂以为师。

其后魏伐赵,赵急,请救于齐。齐威王欲将孙膑,膑辞谢曰:“刑余之人不可。”于是乃以田忌为将,而孙子为师,居辎车中,坐为计谋。田忌欲引兵之赵,孙子曰:“夫解杂乱纷纠者不控卷,救斗者不搏撠,批亢捣虚,形格势禁,则自为解耳。今魏赵相攻,轻兵锐卒必竭于外,老弱罢于内。君不若引兵疾走安浥,据其街路,冲其方虚,彼必释赵而自救。是我一举解赵之围而收弊于魏也。”田忌从之,魏果去邯郸,与齐战于桂陵,大破魏军。

后十三岁,魏与赵攻韩,韩告急于齐。齐使田忌将而往,直走安浥。魏将庞涓闻之,去韩而归,齐军既已过而西矣。孙子谓田忌曰:“彼三晋之兵素悍勇而轻齐,齐号为怯,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。兵法,百里而趣利者蹶上将,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。使齐军入魏地为十万灶,明日为五万灶,又明日为三万灶。”庞涓行三日,大喜,曰:“我固知齐军怯,入吾地三日,士卒亡者过半矣。”乃弃其步军,与其轻锐倍日并行逐之。孙子度其行,暮当至马陵。马陵道陕,而旁多阻隘,可伏兵,乃斫大树白而书之曰“庞涓死于此树之下”。于是令齐军善射者万弩,夹道而伏,期曰“暮见火举而俱发”。庞涓果夜至斫木下,见白书,乃钻火烛之。读其书未毕,齐军万弩俱发,魏军大乱相失。庞涓自知智穷兵败,乃自刭,曰:“遂成竖子之名!”齐因乘胜尽破其军,虏魏太子申以归。孙膑以此名显天下,世传其兵法。

译文

孙武已死,过了一百多年又出了个孙膑。孙膑出生在阿、鄄一带,他又是孙武的后代子孙。孙膑曾经和庞涓一道习练兵法。庞涓虽然已经为魏国服务,担任了魏惠王的将军,但是认为自己的才能比不上孙膑,于是暗地里派人请孙膑来。孙膑到了魏国,庞涓害怕他比自己有才干,很妒忌他,就捏造罪名,根据法律用刑挖去了他两足膝盖骨并在他脸上刺上字,想使孙膑这辈子再也不能在人前露面。有一次,齐国的使者到魏国都城安浥,孙膑以一个受过刑的罪犯的身份暗中会见了齐使,向他游说。齐使认为孙膑的才能奇异,就偷偷地载着孙膑回到了齐国。齐国将军田忌认为孙膑很有才能,对待客人一样对待他。

田忌多次和齐国诸公子赛马,下很大的赌注。孙膑看到田忌的马的足力和对手相差不很大。比赛的马分有上、中、下三个等级,因此孙膑对田忌说:“您只管下大赌注,我能够使您获胜。”田忌相信孙膑的话对,就跟齐王和诸公子下千金的赌注比赛胜负。当到临比赛的时 候,孙膑对田忌说:“现在用您的下等马去和对方的上等马比赛,拿您的上等马去和对方的中等马比赛,再拿您的中等马和对方的下等马比赛。”三个等级的马都已比赛完毕,田忌负了一场却胜了两场,终于赢得了齐王的千金赌注。于是田忌推荐孙膑给齐威王。威王向孙膑请教兵法,把孙膑当作老师。

后来,魏国攻打赵国。赵国危急,向齐国求援。齐威王想任命孙膑为将,孙膑婉言推辞说:“一个受过刑的人不能为将。”于是任命田忌为大将,任命孙膑做军师,让他在有帷幕的车上坐着出谋策划。田忌想要带领军队到赵国去解围,孙膑说:“解乱丝不能整团地抓住了去硬拉,劝解打架的人不能在双方相持很紧的地力去搏击,只要击中要害,冲击对方空虚之处,形势就会禁止相斗,危急的局面也就因此自行解除了。现在魏国和赵国打仗,魏国轻装精锐的士兵必定全部集中在国外,老弱疲敝的士兵留在国内。您不如率领部队迅速奔赴魏国都城大梁,占领它的要道,攻击它正当空虚之处,他们一定会放弃围赵而回兵解救自己。这样我们一举既可解除赵国被围的局面,又可收到使魏国疲惫的效果。”田忌听从了孙膑这一建议。魏将果然撤去攻赵都邯郸的军队,回兵在桂陵与齐军交战,魏军被打得大败。

十三年之后,魏国和赵国联合攻打韩国,韩国向齐国告急。齐国派田忌带兵去援救韩国,直奔安浥。魏国大将庞涓听到这一消息,立即撤兵离开韩国回魏国。这时齐军已经越过了魏国国境而向西进了。孙膑对田忌说:“那魏国的军队向来强悍勇猛,轻视齐国,齐军被称为是胆小的军队善于用兵的人就可根据这一情势,把战争朝着有利的方向加以引导。《孙子兵法》说:每天行军百里去争利,一定会使大将受挫折;每天行军五十里去争利,军队只有一半能到达。现在命令齐军在进入魏地的第一天造十万灶,第二天减为五万灶,第三天减为三万灶。”庞涓在齐军后面追了三天,得意地说:“我本来就知道齐军怯弱,进入我国境内才三天,士兵逃亡的就超过半数了。”就丢下他的步兵,率领轻兵锐卒,日夜兼程追赶齐军。孙膑估计魏军的行程,晚上应赶到马陵。马陵道路狭窄,而且两边的地形险要,可以埋伏军队。就砍下大树的外皮露出白木质并且在上面写着:“庞涓死于此树下!”接着命令齐军一万名擅长射箭的弓弩手,在马陵道两边埋伏,事先和那些弩手约好说:“晚上见到燃起火把就一齐射箭。”庞涓果然夜晚到了被砍的大树下,见到树干白木上有字,就取火把来照看。齐军万箭齐发,魏军一团混乱,庞涓知智谋穷尽,便拔剑自杀。死前说:“倒让你小子成了名!”齐军就乘胜追击,彻底打败了魏国的军队,俘虏魏太子申带回了齐国。孙膑因为这一仗在天下出名,世代相传他的兵法。

 

历史地位
在先秦文献《韩非子·难言》篇中:孙子膑脚于魏,吴起抆泣于岸门,痛西河之为秦。在《吕氏春秋·不二》篇中:老聃贵柔,孔子贵仁,墨翟贵兼,关尹贵清,……孙膑贵势,……此十人者,皆天下之豪士也。可见在战国时期,孙武在兵家中并没有很高的位置,其最高人物是孙膑。至于吴起,生存年代早于孙膑,但在兵家,或军事家的地位上看,孙膑影响最大。吕氏春秋中只提孙膑,不提吴起。
还有,在《战国策》卷八中:孙子谓田忌曰……”熟悉孙膑故事的人,都知这个孙子一定指的是和田忌合作的孙膑。在卷十三中:士无反北之心,是孙膑、吴起之兵也。也是孙膑、吴起并称。由此见,先秦文献中提到的孙子应多指孙膑,而非孙武。

 

论战语录
故民见人而未见死,蹈白刃而不旋踵。
使民虽不利,进死而不旋踵,孟贲之所难也,而责之民,是使水逆流也。
发而为正,其未发者奇也。奇发而不报,则胜矣。有余奇者,过胜者也。
足以静为动奇,佚为劳奇,饱为饥奇,治为乱奇,众为寡奇。
同不足以相胜也,故以异为奇。
形以应形,正也;无形而制形,奇也。奇正无穷,分也。分之以奇数,制之以五行,斗之以形名。
见胜如见日月。其错胜也,如以水胜火。
形者,皆以共胜胜者也。以一形之胜胜万形,不可。所以制形壹也,所以胜不可壹也。
故善战者,见敌之所长,则知其所短;见敌之所不足,则知其所有余。
形胜,以楚越之竹书之而不足。
形胜之变,与天地相敝而不穷。
形莫不可以胜,而莫知其所以胜之形。
故圣人以万物之胜胜万物,故其胜不屈。战者,以形相胜者也。
有名之徒,莫不可胜。
故有形之徒,莫不可名。
有所有余,有所不足,形势是也。
有生有死,万物是也。有能有不能,万生是也。
代兴代废,四时是也。有胜有不胜,五行是也。
故战势,胜者益之,败者代之,劳者息之,饥者食之。
赏高罚下,而民不听其令者,其令,民之所不能行也。
赏未行,罚未用,而民听令者,其令,民之所能行也。
故战势,大阵断,小阵解。后不得乘前,前不得然后。进者有道出,退者有道入。
故一节痛,百节不用,同体也。前败而后不用,同形也。
分定则有形矣,形定则有名[]
天地之理,至则反,盈则败,阴阳是也。

知道,胜。不知道,不胜
知天”“知地”“内得其民之心,外知其敌之情
战胜而强立,故天下服矣。

 

(来源:中国玄学管理中心学术研究部整理)

作者:中国玄学管理中心学术研究部 来源:中国玄学管理中心学术研究部

 

欢迎转载本站文章
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网站首页 - 申请玄学书画师证 - 中国玄学书画管理条例 - 关于我们 - 本会资质 - 入会须知 - 申请理事 - 防止诈骗 - 申请国际非遗传承人 - 联系我们
  • 中國玄學書畫聯合會(www.cmpaca.org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主办单位:中国玄学书画联合会(Chinese Metaphysics Painting and calligraphy Association)
   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法团机构注册号:622071110041013A(中国玄学书画联合会是非官方-公司性质的法团机构)